特别策划

一线案例

制造智慧

制造精英

来自丰田

好书推荐
体系与工具
电子期刊索引

来自丰田

精益生产,中国能不能做得和日本一样好

中国工业报记者沈耘 来源:《装备制造》

文章类别:来自丰田 |电子期刊号:2013年第2期 总第35期

2012年全球汽车销量前三强企业名单正式出炉。日本丰田公司以970万辆居首,同比增加22.0%,创历史最高纪录,是自2010年以来时隔两年再次位居销量榜首。
在日本经济持续低迷的背景下丰田汽车仍能再据榜首的奥秘来自于精益生产方式。有了日本丰田的榜样,TPS(丰田生产方式)、TPM(全员生产维护)、TQM(全员质量管理)等汇聚了一大批来自全球制造业高管的“粉丝”群。
1990年代初就有中国企业(合资企业)开始探索精益生产。进入21世纪,特别是近两年来中国制造业大而不强的问题被国人格外关注,精益生产、丰田生产方式对日本制造业的成功所做出的贡献引发诸多思考。

中国的精益生产案例
最早听上海卓制商务咨询有限公司(MESC)的首席咨询师冯雷介绍他在管理工厂的实践中推广精益生产的成功案例时,我特别兴奋,因为它来自日本,有着东方的思维与文化背景,更适合中国人。经过实践精益生产做出许多佳话,这里举一例:
某跨国公司收购了一家叫"老蔡"的食品企业,冯雷出任一把手。当时工厂员工300人,员工每天加班加点年产量15000吨,损耗率为8%。
冯雷上任伊始贴出告示要大张旗鼓地做精益生产。人事经理对冯雷说:你这个告示贴了没用的,因为许多工人都不识字,但是就是这样,1年之后在精益生产的快刀之下,员工从300人减少到200人,加班没有了,而年产量却从15000吨增加到了25000吨,损耗率从8%降到了0.7%。
可以说正是冯雷使用的那把管理工厂生产的工具一一精益生产——改变了而企业的面貌。同样的案例不胜枚举。

重制度更要重文化
精益生产不只是一种生产管理方式它更是一种文化。
它诞生在日本而不是在别处是有原因的,离开日本的文化传统它亦无法生存。精益生产是一棵庇荫整个日本制造业的树王。根深扎于日本民族文化与传统基因中,也与世界上其他先进的制造业理念相交在云里。
1999年成为丰田汽车公司第一位美国籍总裁的加里.康维斯,是在福特工作18年后来到丰田公司的。在丰田工作15年后康维斯依然像新员工一样,对学习丰田生产方式与丰田模式充满了活力一一因为其中的理念和文化使他乐在其中。这种做精益之乐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而在中国的文化土壤里,可能精益顶多是一茬一茬的野草,不能成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播种容易枯萎也不难,但说长出来也就长出来了。
不信问问中国制造业做精益成功的管理精英们,一旦他们离开,精益生产会继续“长”在那吗,他们不敢肯定说“会”,他们会说“一段时间可能还会,但要看后来的接任者”。
很多人像这样被问过,而冯雷也就是这样回答的。
如果只建立起了制度未建设起足够厚实的文化,草要长成树几乎是没可能的,顶多是一堆有气势的灌木丛。

制造大国与伟大的公司在那里?
中国人能做出许多让洋人不明白的奇迹来。但是,这样聪明的中国人经过改革开放30年取得了巨大经济成就,可就是没有孕育出世所公认的伟大公司一一“中国制造”已经遍布全球,可我们制造的东西在任何一块土地上几乎都被人指为“低端”,这是为什么?我们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这么高速的发展、被誉为全球的制造基地,但是哪间制造公司、在哪个领域称得上是世界范围内的王者?
与此同时,放眼望去,中国的制造业再不强悍起来,后来者就会毫不停歇地超越我们!
有媒体转载国外媒体报道,自两年前全球第一大手机制造商诺基亚在印度建立了手机制造工厂,到目前为止,印度工厂制造的手机已经突破1.25亿部。诺基亚(印度)的一位副总裁表示,从质量和成本的角度考虑,印度的手机工厂是我们最好的制造基地。诺基亚在印度制造的手机销往全球各地区的国家已经超过50个
中国的制造业若想取得像日本制造业的辉煌成就,成为一棵世界制造业森林中的“树王”,在现在这个历史时刻应该好好思索、快速行动了。再不及时打造我们自己制造业内的树王,也许过些年印度等国家已经把我们抛在了后面。

悲观主义的缘由
在我看来,目前的国内企业环境一时缺乏做好精益生产的文化土壤。
很多做精益生产的精英都一直在讲精益是一种文化。如果只把它当作一种单纯的生产管理方式那是做不好精益的。精益生产的理论产生与赖以生长、发展非常重要的土壤,是日本那种追求极致的文化精髓。
我的思索是精益生产的精髓在于“和谐”。首先要使机器与机器和谐,然后人与人要和谐,然后人与机器也要和谐,整个工厂都和谐一体。要产生这样的和谐靠强力命令、靠法令、靠单纯的金钱等是行不通的,惟有靠精神,靠文化。
丰田的成功有一个重要的支撑点,就是它的整个体系追求“和谐”。它的工人与机器、它的产品与用户、它的企业与社会一一丰田的产品的确价廉物美,受到全球大众与社会的认可。看丰田的生产管理之道,它给人的感觉首先是先做一家永续存在的有价值的企业,然后才是一家“利润大大地”企业。如果企业把追求利润放在了追求整体和谐之上,那是做不好精益生产的。
中国人特别聪明,在纷繁芜杂的事情当中很容易抓住利害要点。明见利益之后,大抵都是果断追求,并且不乏不择手段——见利就上,而且是大干快上,不想长远的事情。中国历史上的所谓成功人士,喊的都是孔孟之道,行的却是厚黑之学。中国的文化以成败论英雄,这种价值观一直在中华主流文化中拥有一席之地,急功近利一直有市场。
因此,在我悲观主义里,中国的制造业要完成由大变强,靠眼睛向内学习、推进精益生产“和平演变”似乎很难完成,只能是“打”到“天下一统”。

“中国人一定能够将精益生产做得非常好”
带着隐隐的悲观同时也有不服气我参加了MESC主办的第一届丰田生产方式年度峰会,除了演讲嘉宾出色的经验介绍,整个峰会有超过百位与会嘉宾踊跃提问、热烈讨论。与我参加过的往届峰会相比,这些制造业管理人明显对做精益生产的激情更高涨,而且办法、思路也明显增加了。
这次会上我还听到很鼓舞人的一句话“中国人一定能够将精益生产做得非常好”。这是日本名城大学大学院经营学研究科长、准时化管理会计系统创立者、演讲嘉宾河田信教授对我讲的,我非常相信。
河田说:“今天早上我在天津大学看到许多人男女老少自发地在一起打大极拳。没有人组织但是那么整齐和谐。中国的传统文化还在中国人的身上体现着、传承着……中国和日本都是东方的思维,所以中国一定能够做好精益生产。”
河田的话点中了做好精益生产的要害,那就是“火”与“文化(精神)”。
现在,全中国人民都在讲构建和谐社会。我觉得是这一项伟大的精神上的认祖归宗。在这样的历史潮流当中有这样全社会和谐的大环境,中国制造业做好精益生产应该指日可待,中国制造业的强大一定在不远的将来成为现实。

Back to top

 

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人才招聘 法律声明 站点地图